凌尹荼攸

月明风清 来我梦里
背景出自 @刀枝

云梦大哥大
了解一下(:
带入三桥嘿嘿

星 期 五 了 ! 姐妹们 !!!
准备好为绝美的爱情流泪吗!
准备好为广播剧的回归打call吗!
来!这儿是景仪打在线call图
我终于可以放出来用辽(花里胡哨

瑶妹漫游仙境(云深不知处)【第七章】

能更出来 着实不易......

我在此咕咕咕欢迎来读

【目录在此】

————————————————

  金光瑶知道自己在做梦,而且是一个有实感,能够觉察疼痛的梦。他怎能忘却在昏厥之前,发生了怎样的毕生之耻。

  他的意识在贯耳的风声中苏醒,昏昏沉沉地睁开眼。本以为会是在云深某一处,可在他极力辩识了半天之后,得出了个令他顿时醒神的结论——此非云深不知之处,这不知是何处!

  屋内简陋得稍显破败,窗棂前点着盏小油灯,微弱的火光映着缓缓朝他走来的人影,金光瑶本能地绷紧神经,想要支起身,奈何腹部实在疼得要命,抽空了他所有的力气,又坠了回去。

  那人影一怔,连忙快步走到他身畔,他听见一个焦急关切的声音在不停地念叨着:“公子使不得呀,你伤重,万不可乱动……”金光瑶的记忆被这似曾相识的嗓音炸出了一个窟窿,那不愿再被想起的事,不想再面对的身不由己,随着那个笑容的牵引,终是从这里给拽了出来。

  金光瑶闭上眼,即使深知不过梦境一场,也不知该作何姿态应对接下来要发生的那些事。他叹了口气,有些决定做过一次就够了,若是再来一回,大抵是会作出另一番块择,而这或许会让他在这场虚幻中死去吧……这想法带来一抹悲凉的色彩勾勒在他的眼角眉梢上,显尽道不明的哀伤。

  他不必在自己的梦里强颜欢笑,疼就是疼,痛就是痛,大不了一死,指不定也就回到现实之中去了,回到云深二哥的身边。要是他在梦境外,也能一如此刻对生死置度外的洒脱,或许能活得更快意吧。金光瑶轻轻摇了一下头,在心里嗤笑了一番自己这样消极的想法。

  那人看不明白金光瑶的情绪是因何如此愁郁,估摸着是为伤所致,于是急急从竹提盒里取出一小蛊汤药,一手端着,一手勺起便送到金光瑶嘴边,安抚道:“公子不必忧虑,这是我侄女专门开制给失血过多的伤患喝的药。她医术高明,想毕你无须多日便可恢复。”见金光瑶躺着不利于喝药,又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举止从进门到现在,虽有慌乱之处,却不见分亳粗鲁之形。

  金光瑶还未问他姓甚名何,那人倒是自报家门:“我等虽是歧山温氏旁支,但从不上战场杀人”他偏过头,望向窗外,想到那星辰下是无休无止的硝烟弥漫,无数因战而亡的平民百姓,不禁垂丧下脑袋:“我们世代习医,只晓得救人。可如今这般天地,再医术高明,也无异于杯水车薪啊……”

  金光瑶缄默不语了好一会,丝毫没有为他的情怀所动容,忽的冷笑问道:“如果那些被你救回的人,来日要了你的命,你不会觉得冤么?”喂药的手就此一顿,随即伴着那人的回答送了过来:“医者救人,是为本职所在,既不谈报恩,也不必因报复所忧虑。”

  金光瑶鼻子有点发酸,他觉得可能是喝了这苦涩的药造成的,不以为意:“就真的毫不在意?”他觉得自己简直不像话,也就敢在梦里造作,要是放到现实中,他又哪会多言一句实话惹人嫌呢。

  不曾想,这样的态度有朝一日用在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身上,他闭上眼,不再作声,恹恹地倚靠在稍微有些硌人的床板上,脑袋放空,什么也不愿意想。

  那厢放下里的碗,并没有作答的意思,只是低声道:“公子的伤不轻,此地不宜久留,若公子信任,可随我回此地监察僚。等公子伤愈便可自行离去,这样可好?”

  金光瑶闻言,嘴角略带苦涩地一撇,想道:“该来的,还是来了……”他气若游丝地应道“那便有劳兄台了。”

  可叹即使上马车前被安排得稳稳当当,这一路净是被战火摧残过的村庄,断垣残壁随处可见,还是无可避免地要经历颠簸的折磨。金光瑶怀疑再这么耗下去,迟早要在这马车里一命呜呼,更别提接下来要面临的,那番令人头大的抉择。

  金光瑶的求生欲望在场终归于虚无的梦里,简直不能再低了。他不想在这儿苟活,既开不成清淡会,也见不着二哥……

  他耐着腹部的疼痛以及左碰右撞的赶路体验,努力回想着自己此时身处于哪个时期。眼下这样的情况,应与他的记忆,发生了偏差。

  此地应属歧山温氏地界,否则自己也不可能被温氏的人救下,他们应是吃了败仗,正在朝城中撤。金光瑶又怎会忘记当初潜入不夜天城,为获取温若寒信任之前,吃得那些苦呢?而之所以不敢妄下定夺,则是因为他分明记得自己投奔温若寒的途中遭人暗算,身负重伤,醒来之后虽然第一个见到的人确是这名医师,可却已然是在不夜天城中,并非他失血过多昏迷的地方。

  这个梦,多出来的地方着实令他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不出所料,他们并没有到什么小小监察僚寻求蔽护,而是直接去了不夜天城。金光瑶透过因风而起的帘幔所成的空隙向外看去,此时的不夜天城并无分毫受战乱影响的痕迹,依旧的辉煌璀璨,宏伟壮观,奢靡之风,不见消减。

  忽的,他想起那日初到时的感受——世上真有日不落之城,总有一天自己也能坐拥这般的景致。

  马车在一处宫殿前缓缓停下,金光瑶眯着眼,听到外边传来一阵嘈杂声,深感到大事不妙。可他实在动不了,逃不掉,只能坐以待毙,重蹈覆辙。

  果真,带他回城的医师哆嗦撩开帷裳,声音也不受控制地跟着有一些颤栗:“公子,宗主想见你一面。”

 

站我小温侯 打脸痛不痛 ?!
澄清不是为了让傻逼清醒
只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小温侯:

既然对面混淆视听到这种程度,我觉得还是要把过程和对比图都放出来。

懒得打码了,看到的朋友们别再去找上面的任何人了,不然又被扣网暴锅。

既然视频都删了,我也懒得再有交集。

我觉得试图把我塑造成一个欺压小透明的恶霸这个举动比较失败,毕竟认识这么久了大家都看得到我平时有多佛。

最不能理解的是对方一直拿粉丝数说事这件事,先不停的说自己是被欺负的小透明,下一句又说有几十万粉来吓唬人……这跟主题到底有什么关系?几百万还是几十,对错还是对错。

第一次用本子摸鱼
第一页属于我阿凌mua

这张定下来了 比较好看 重新来过!!!

超级神奇遇到俩同天生日的伙伴
其实还有一个就差一天的姐妹儿
我在十二点到来前十分钟搞定了
真的很佩服自己的肝力了……...
本来是想画完哈莉送的
奈何我才接触板子没多久
能力有限 心意无限(无羡)
只好将前几天金凌生贺细化
精心改了很久才敢当作生贺
我都把我最爱的大小姐送了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生日快乐 天天开心 !!!

To 鸟鸟 @爱鸟人士
  生日快乐!!啾啾啾啾!!!
  我还记得自己刚玩lof的时候,知道的画手并不多,大部分的关注基本都是有心按着ID搜到的,并非lof推荐偶遇,而鸟鸟就是我最早关注的画手其中之一。
  我对这里的环境起初也不甚了解,每个社交软件有其特有的方式来表达对事物的喜爱,特别怕因为不明白其中的规矩,无意冒犯了自己喜欢的太太。当我用评论小心翼翼地试图靠近太太们,总能收到特别阔爱的回复,尤其是鸟鸟呀。虽然我们彼此隔着屏幕,也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过面,但是有时候总能在只言片语里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以至于我后来能够越来越随意大胆的勾搭其他太太,也离不开最初得到的那些暖心的回应。
  我承认这幅图的构思原本是给羡羡当生贺的。但当我知道鸟鸟的生日就是这个月二十四号的时候,我果断地放弃给老祖献上生贺的打算。因为我时间精力都有限,实在没办法两头顾,而我也不想蹭热度似的敷衍了事。他们都给过我一种难以言喻的支持和温暖,我都是放在心上的。这些我所喜爱的人啊,我希望能够凭着自己微不足道的方式来表达我心里最真挚的感谢,也希望这份感谢并不苍白仓促。
  太太们也是人,是实实在在的,因此,我更希望把这份精心准备了的礼物送给鸟鸟,因为她能看得到。能在这里遇见这么多有趣的人,要归功于网络一线牵,归功于我们看到的这么棒的作品。这一切都让我渴望变得更好,希望以后大家齐头并进,不枉此时天马行空充沛的想法。
  借着给鸟鸟送生贺的缘由说了那么多的心里话,应该不算跑题吧hhh最后希望鸟鸟点开最后一张图片可以收获爱情!!!
  ¡Es muy agradable conocerte!

啾咪~
来自Juno

 

“道长,咱们呀就走着瞧吧。”
...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能有多虐

【魔道祖师动画剪辑】Darkside&Ignite

各位不好意思 今天只有刀 没有文……

瑶妹漫游仙境(云深不知处)【第六章】

更文速度的确非常之慢 见谅→ 【这儿是目录】

————————————————

  兰室前不远处的一片草地,圈养着许多毛茸茸的兔子。金光瑶立于蓝曦臣肩上,清楚地瞧见,有个白衣小孩扎在那堆兔中,正欢喜地捧着两只兔,口中念念有词,不亦乐乎。

  蓝曦臣伏身,柔声道:“阿愿,忘机在否?”那孩童仰起脸,揉揉眼,指向兰室:“泽芜君,含光君在那边!”蓝曦臣怜爱地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却见他正疑惑地盯着自己的肩膀,这才想起自己还带来个人,便不做停留,起身缓步朝兰室走去。

  金光瑶轻笑一声:“这就是含光君带回的那小孩吧?”蓝曦臣点点头,回首望向那片茫茫的白色,道:“忘机给他取名为愿,虽未即取字之龄,忘机已是将字也想好了。”末了,蓝曦臣推开虚掩的门,只见一人身着一袭白衣,正倒立书写着什么,字迹身形一概不失端方雅正,金光瑶见着,心中忍不住赞道:"妙哉!"蓝曦臣早已是熟视无睹了,自己闲时也常来同蓝忘机一起倒立修炼,此时只是坐到了蓝忘机身旁,欲言又止。

  蓝忘机只在蓝曦臣进来时唤了声“兄长”,并没有抬头,也就没有瞧见一同前来的金光瑶,这让金光瑶松了口气,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存在,让这两兄弟说起话来不自在。静默了片刻,待蓝忘机换过一只手后,蓝曦臣才开口:“忘机,昨晚我见过叔父,他对你的做法颇感震惊……”

  蓝忘机:“嗯。”

  蓝曦臣眼中似有不忍:“我也觉着,这样不妥。”

  蓝忘机:“为何?”

  蓝曦臣道:“忘机,你是明白的,云纹抹额只有蓝氏亲眷弟子方可配戴,我知你对阿愿感情非同一般,我也能理解你对故人的思念,忘机,还是以大局为重吧。”金光瑶算听明白了,这分明就是含光君极为少见的任性啊!又或说,转念一想,这就是他不言可说的心思的一种体现吧。

  蓝忘机闻言,依旧下笔行流水,只是
是“嗯”得极为敷衍。蓝曦臣不再作声,须臾便要告辞离去。行至门前,蓝忘机的声音却响了起来:“我已将阿愿收作义子。”蓝曦臣滞了脚步,同金光瑶一般难以置地望向蓝忘机,他接着说:“只是宗亲卷上这么写,阿愿,不必如此称呼。”

  蓝曦臣了然,定是为了让阿愿名正言顺地戴上这云纹抹额,这执拗的弟弟才顾不上叔父的反对,做了这么个看似荒唐的决定。金光瑶在蓝曦臣肩头上,将他的忧心忡忡尽收眼底,碍于蓝忘机尚在,不便开说些安慰话。

  蓝曦臣似是再找不到什么话,轻轻应了一声,扶额出了门。

  门外小儿已不在兔堆里,而是左右各捧着一只白兔,朝他们走来。有一只双腿扑朔,像是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另一只则分外安然,静静地伏在少年腕上。蓝曦臣朝他走去,目不转睛地盯着他额上那条意义非凡的抹额。本在安抚兔子的阿愿看到迎面走来的人儿,忙行一礼:“泽芜君……”蓝曦臣微微颔首,正要与之擦肩而过,金光瑶轻声道:“且慢”,蓝曦臣侧过脸,询问道:“阿愿,何事?”

  金光瑶不知怎的收不回审视这孩童的目光,竟觉着有几分似曾相识之感。阿愿见蓝曦臣停下,便转过身,仰面道:“泽芜君可是还有事吩咐?”那微微勾起的嘴角边,有着浅浅的梨窝,一副天真浪漫的笑颜却似一道惊雷霹在了金光瑶的天灵盖,一个没留意松了手,脚下不稳倏然坠了下去。

  蓝曦臣没料到一直立于他肩头的金光瑶,怎的就给刮来的一阵风吹落了,忙不迭地低头去找。金光瑶跌在草地里,半晌才坐了起来,从如此高的地方跌落,怎会不疼,没把这具巴掌大又没灵力的肉身摔散架,已然很不错了。强忍着站起身,却发现此处的草地肥沃,眼前皆是高出他一大截的青翠和少许不知名的野花横七竖八地遮挡着视线,金光瑶呼道“二哥!我在这儿!”

  蓝曦臣闻言转过身这才发现被遮蔽在草丛里的金光瑶。忽然,一只活物腾了出来,蓝曦臣盯睛一瞧,只见一只雪白的兔儿正咬着金光瑶的衣角不撒嘴。金光瑶欲哭无泪,这本就单薄的缝掖可经起不折腾,要是奋力挣脱兔嘴,也不是不能办到,只是想到后果,便不敢轻举妄动了。他凄然抬首,却能望到佩在蓝曦臣腰间的朔月,无法与之对视。蓝曦臣无可奈何地蹲下身,看着从阿愿怀中蹦下来的这只平日里爱在蓝忘机面前撒娇的兔,轻抚了两下它的脑袋,希望这聪敏的家伙,能行行好,口下留人。阿愿捧着另一只兔,也赶忙伏下身,伸出手要将那兔一手捞起。

  却见此兔猛然脱手而出,窜过阿愿的拦阻,径直朝兰室奔去,金光瑶仍被其在噙在口中,上下颠簸,在硌人的草叶中穿行了好一会,意识被折腾到混混沌沌,本能地叫喊着:“二哥啊!”蓝曦臣怎能不急切,大步流星,紧追其后。听到金光瑶嘶哑的呼喊声,再顾不上什么云深不允疾行的规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逮住了这极不安分的兔。

  蓝曦臣缓缓将其从地上托起,舒了口气。抬眼便瞧见了阿愿一同蓝忘机站在的兰室门前,正不作声地把自己望着,蓝曦臣便朝他俩走去。

  阿愿脸上还残留着被方才看到的一幕惊着的不可思议,而蓝忘机端立着,神情与往常并无二致,但蓝曦臣的直觉告诉他,弟弟定是瞧出些么端倪。

  果真,蓝忘机瞟了一眼蓝曦臣手中从兔口夺下的麻布似的一团玩意,道:“兄长这是敛芳尊?”蓝曦臣微微额首:“正是。”蓝忘机从他怀中接过兔子:“有无大碍?”蓝曦臣看着掌中人因受惊过度且此时身体灵力低微而昏厥的模样,柔声道:“尚且安好,不过三弟还需静养些时日,此事不必和叔父提起。”蓝忘机轻抚着兔子的双耳,应了一声便又回至兰室。阿愿跟在他的身后,却还是频频回头,眼神里多少带着些愧疚。

  蓝曦臣便朝他温和一笑,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如此,随后将掌中人小心翼翼放在胸口交襟处,这才放心地去处理这一天里宗族的大小事务。

  原本以为不久后便会苏醒的金光瑶,整整沉睡了三个夜晚。